Soobb Travel Search

翻越念青唐古拉山 走进高原圣湖纳木错

44
楼主
2012-01-31 13:13:05来自囧囧哥(我们可以约定一起去旅行)

在日喀则休整一夜后,早晨七点钟就出发前往纳木错。在西藏,早晨七点相当于沿海地区的凌晨五点,属于黎明前黑暗的时候,黑得看得见满天星斗。一个小时后才有了天亮的感觉,司机师傅计划走一条以前他自己也没走过的山路,穿越念青唐古拉山到羊八井,然后转大路去纳木错。

高原

这是一个让他后来后悔不迭的决定,那条路看上去近,其实盘山路转了很多圈,实际里程数大大超出过拉萨外围看上去走弓背的路,而且这条山路的路况比珠峰的最后一百公里好不到哪里去,速度根本起不来,多跑了里程、损失了速度,时间上就超出更多。不过,对我而言,这是一条好路,沿途壮美的高原风光、不同角度的念青唐古拉山,无疑给此番西藏之行增添浓重一笔。

沿途壮美的高原风光

念青唐古拉山西接冈底斯山脉,东南延伸与横断山脉伯舒拉岭相接,绵延七百公里,将西藏天然划分成藏北、藏南、藏东南三大区域。主峰念青唐古拉峰海拔七千一百米,终年白雪皑皑,云雾缭绕。“念青”藏语意为“次于”,即此山脉次于唐古拉山脉。

金黄的草甸上零星散落着马上就要转场下山的牦牛

车子转上山路,立即就是高山草甸的区域,这样的高海拔地带在九月中旬已经是秋天,金黄的草甸上零星散落着马上就要转场下山的牦牛。

云雾中若隐若现

山路是在相对平坦的地带简单修筑的,念青唐古拉山主峰一直在不远处的云雾中若隐若现。

这是座至高处为圆顶的雪峰,相对海拔不算高,看上去并不巍峨高大,如果不说,没人会相信那是海拔超过七千米的山。

一大片野战军的驻地

翻过五千三百米的雪格拉山口后,车子一路蜿蜒下行,念青唐古拉主峰暂时离开了视线,连绵不绝的是山脉中其他的山峰,尽管不是雪峰,但壮阔的感觉尤甚。

高原

靠近羊八井的地方,是一大片野战军的驻地,进出需要停车接受检查。那些年轻还带着稚气的脸孔已经被高原的紫外线染上一层黝黑,显得更为俊朗。想当年十八军在中印边境以伤亡一千余的代价几乎全歼印军两个旅,俘虏多得都快养不起了。跟执勤的列兵们随便聊了几句,他们很惊叹我对他们前辈当年的辉煌战绩如数家珍,而且还提及他们的老将军张国华、谭冠三等人,于是距离感一下子就没了。

例行检查结束后,五六个士兵站成一排,很整齐地给我致了个军礼,这是军人表达敬意的最好方式。我为他们自豪,虽不知他们的番号,但一群在辉煌军史下成长且有着强烈荣誉感的士兵是可以委以重任的。我因好久没有如此近距离接触军营而有些兴奋,以至于路过羊八井的时候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那里有丰富的地热资源,但此行时间紧迫,就无法享受此地的温泉了。车子终于驶出山路,转上平直的青藏线,司机松了一口气,开始哼哼小曲儿。

青藏线

一车人被平坦的路面和和煦的阳光弄的很舒服的时候,突然在正在错车的大客车后面窜出一部轿车,司机情急之下躲避向右猛打了一把方向盘,路边是一米多宽、半米多深的排水沟。眼看着车子就要撞下沟去,司机师傅向左把方向又带了回来,但速度超过七十公里的越野车已经失控!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我已经做好要翻车的心里准备,车内的两个女生已经失声大叫起来。越野车完全打横,继续向斜前方漂移数米才停了下来,但车尾已经悬在排水沟边。司机试图挂上前驱开上来,但那沟的角度太斜,车子最终滑了下去,尾部的拖车钩重重撞在沟内的水泥壁上。

钢丝绳也啪地一声断了

几个人松了一口气,忽然反应过来那部肇事车已经不见了踪影,情急间没人记得去记它的车牌号码。幸亏司机师傅的技术不错,车没翻、人没伤,算是不幸中的大幸。无奈这越野车卡在排水沟内,司机气恼地跑到旁边抽烟去了。终于拦到一部备有拖车绳的车子,钢丝绳栓住两部越野车,同时挂档加油,随着沟里的车越出,那钢丝绳也啪地一声断了。

对方司机没有索取任何报酬,也没有计较拉断的钢丝绳。高原行车互帮互助的事情我是听说过不少,但真正切身碰到,还是第一回。

一列在高原上行驶的列车

越野车除了轮胎磨损严重并无大碍,司机师傅还是决定继续前往纳木错,从此地过去还有七十公里路程。继续向北有段和青藏铁路并行的路段,平时看到火车根本没啥感觉,但我此番看到一列在高原上行驶的列车,心情还是激动了一把,毕竟“这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哎”。

高原

在转入纳木错前的当雄县城吃了顿川菜,或许是刚才差点儿翻车的惊魂尚未平定,我把冲锋衣落在那间小饭店里了,而且是车子离开二十分钟才想起来。为了不耽误行程,我决定回来路上检验一下自己的人品,几小时后能不能找回来就凭运气吧。五年前,从当雄到纳木错已经铺好了柏油路,虽然山路依然曲折蜿蜒,但一般的轿车就能开进去,不似以前一定要找越野车才行。

纳木错是西藏最大的内陆湖、中国第二大咸水湖

纳木错是西藏最大的内陆湖、中国第二大咸水湖,也是世界上最高的咸水湖。纳木错是第三纪末和第四纪初,喜马拉雅运动凹陷而形成的巨大肖盆,后因西藏高原气候逐渐干燥,湖水面积大为缩减,现存古湖岩线有三道,最高一道距现在的湖面有八十余米。

湖面海拔四千七百十八米

湖面海拔四千七百十八米,从湖东岸到西岸全长七十多公里,由南岸到北岸宽三十多公里,总面积近两千平方公里,最深处约三十三米。其湖水靠念青唐古拉山的冰雪融化后补给,沿湖有不少大小溪流注入,其湖水清澈透明,天气好时湖面呈天蓝色,水天相融,似有身临仙境之感。

藏语纳木湖意为天湖

湖面并非一平如镜

我一行到达的时候,天气并不是最好,风不小且有大片乌云压顶。湖面并非一平如镜,也没有蓝天倒映湖水中,湖周围的群山也大多隐藏在云彩里,但这种不完美并没有改变天湖给人的惊艳之感。

这样的天气造就出纳木错不一样的风景

纳木错

在我眼里,羊卓雍错是婉约的,但纳木错应该是雄浑的,这样的天气造就出纳木错不一样的风景,反而更好地诠释了它的雄浑。语言与图片都不足以反应当时的景色,有机会还是应该去那里看看,只有身临其境去感受才最真实,尽管一千个人会有一千种感受,甚至同一个人在不同时候、带着不同心情都会有完全不一样的表达。

纳木错

近五千米的海拔,在湖边走走也是件吃力的事情,我干脆找了块平地坐下,把相机交给看着司机师傅,看着他拎着自己的相机到处乱拍,本来萍水相逢而且有利益关系的两个人,几天相处下来再加上一起经历了“车祸”,彼此的信任度增强很多。湖边聚集着不少游客,虽然九月下旬是西藏旅游的淡季,但在纳木错有一两百个游客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圣湖

我看着湖水、经幡、乌云、游客,还有兜生意的藏民,或许是自己太肤浅太浮躁,或许是环境不够安静,居然在别人大发感慨的圣湖想不出什么华丽的词句,也没悟出啥人生哲理,只是心里感觉很平静,尽管在高海拔的心脏跳动频率加快很多。

纳木错

从纳木错回拉萨的路有限速,而且执法非常严格,司机师傅慢悠悠地开着,时常还要停下来休息多消磨些时间,两个检查站之间的行驶时间是有要求的,可以超过但不可以减少,否则算超速要严格处罚的。我从当雄的小饭店找回自己的冲锋衣之后,心情相当不错,听说司机次日被包车当车队向导去山南,就要求他带上自己,他也爽快地答应了。

回到拉萨

回到拉萨,与同车的三个伙伴吃了顿散伙饭,他们第二天要离开西藏,而我还有一天多时间。幸亏司机答应带着去山南,自助游一天时间是不可能完成那些山南的主要景点的。约好司机次日八点客栈外的路口集合,我决定早睡,毕竟从日喀则早早出发,在山路中颠簸数小时,经历“车祸”再游历纳木错,如此的一天时间很是疲惫。一个临时拼凑的小团队完成了使命,后面的旅途又是我一个人的了。

> 团体旅游